封面人物 | 猫皇不在意

“对不起,对对对,但有一说一,比起TES进世界赛,我觉得我去世界赛可能几率要大一点。”他自己忍不住先笑了,现场的工作人员也被逗乐了。 今年的全球总决赛在欧洲举办,吴尧表...


“对不起,对对对,但有一说一,比起TES进世界赛,我觉得我去世界赛可能几率要大一点。”他自己忍不住先笑了,现场的工作人员也被逗乐了。

今年的全球总决赛在欧洲举办,吴尧表示当然是跟解说团队。管泽元紧接着说:“你怎么知道你就能去欧洲呢?”

DAN战队接连战胜EDG、SS、IM,成为历史上第二支在一个赛季同时战胜这三家知名电竞俱乐部的队伍。第一支完成这个成就的队伍是OMG,2017年春季赛常规赛中OMG对IM和SS完成双杀,时隔1070天才战胜EDG。由于这三家俱乐部的训练基地都在上海闸北区的灵石路,因此这个成就被观众称为“灵石路三杰毁于一DAN”。

原标题:封面人物 | 猫皇不在意

只是半手,DAN战队还没有推动LPL的大门。

“我是辅助嘛,需要不同位置的人,从不同视角来看比赛。”吴尧说, “他们挺闲的,一起玩,蹭蹭他们的热度。”

图源:一村那点事儿

镜头转向DAN战队的选手,吴尧的右手离开鼠标,向前一挥,多年压抑的情绪像是开闸放水,一次性地倾泻,他对着镜头大吼出来。狂喜之后,嘴都没合上,双手扶着在耳机上,直直盯着电脑屏幕里的“胜利”二字,好久才缓过神来。

视拳公司会为旗下的艺人安排个性发展的课程,吴尧的课程内容主要是发声。没人会计较职业选手的声音,顶多是说操作不好、成绩不行,靠讲话吃饭的解说却会被指责声音难听,甚至被骂“公鸭嗓”。从季中冠军赛的解说台下来,吴尧就注意到这些。

一位好解说应该具备什么,吴尧回答说:“一个是基本内容、游戏理解和谈吐,一个是有自己的特色。”

虽然吴尧说自己会紧张,但第一次正式解说,那是LPL夏季赛BLG与V5的比赛,他的声音依然很稳:

吴尧在汉宫Clan电子竞技俱乐部出道,与Kid擦肩而过并不相识。尽管吴尧要大两岁,但和Kid相比,他的职业生涯显得艰难且默默无闻。

吴尧开始考虑离开,相处两年多的滔搏俱乐部劝他再等等,他等来了季中冠军赛嘉宾解说的机会。他初登解说台后,不只有观众的好评,连解说长毛也认可他的表现。两人的年龄差挺大的,但长毛给他的感觉像是亲切的大哥一样。之后他联系长毛,谈到成为解说的途径,长毛推荐他去参加LPL官方解说的选拔。

他再次谈起,“我被吓到了,我也不知道大家对这个反应那么强烈。我真的只是在调侃,不是嘲讽。现在就有经验了。”

他也会说一些令人难受的话,虽然他也清楚这会使人不舒服,但觉得有必要,就不会藏着掖着。不过令人意外,尽管如此,在周围朋友的评价中,他仍是一个近乎“温顺”的人。

解说管泽元惊呼:“距离他们登上职业联赛的最高殿堂只有一步之遥了。”

“门牙没了,只有裸水晶。”

观众们极少能够看到如此郑重的吴尧,但这样的画面在镜头里只持续了59秒,下一秒他就变回观众又爱又恨的那个“猫皇”,在领奖的最后说道:“还要感谢一下皓哥,如果不是他残忍地拒绝我加薪的要求的话,可能今天我没办法站在这里领奖。”

LPL的战队从来没有在升降赛中输给甲级联赛的战队,历史记录就在这一天被打破,这也可能是吴尧职业生涯中最高光的一天。

他流畅地分析局势,这句话后来延伸成备受欢迎的“水龙理论”,即“在当前版本中,双方对线五五开,八分钟前拿到水龙的队伍,不出现重大失误就能赢下比赛”,得到一些数据的印证。

RNG以3:1的比分战胜TES,TES下路双人组选了EZ塔姆打不过霞洛,选了霞洛打不过EZ塔姆。大家调侃吴尧可以复出,管泽元笑说:“咱俩也可以去下路打UZI和Ming,我们也爆线,我也可以放镀层让猫皇去游走,自己吃兵。”

他说着“没办法”,实际上一直在想办法。

大家对嘉宾解说的要求会比较低,毕竟不是他们的主要工作。对于正式解说,讲队伍好,有人说“奶”;讲队伍不好,有人说“黑”;夸奖选手操作,有人说“舔”;指出选手失误,有人还是说“黑”。甚至可以说,这是吹毛求疵。

这时,吴尧还是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TES)英雄联盟分部的辅助选手,不过很久没有上场比赛了。他打算离开职业赛场,然而摆在他面前的是很多选手都有过的困扰,不当电竞选手的话,自己还能做什么。

吴尧喜欢开玩笑,甚至是别人理解不了的冷笑话。与朋友出去玩时,吴尧会一路絮絮叨叨,哪怕不去搭理,也会讲个不停。中途认真听几句,就会被他逗笑。连去玩恐怖主题的密室逃脱,那家店的老板和员工也没能幸免。

赶海之前,他有年度颁奖典礼需要参加。11月的最后一天晚上,作为整个典礼的第一个评奖单元,现场的VCR给到三位在今年正式加入LPL解说团的年轻解说,吴尧正在其中。

《季后饭堂》安排了三个位置,主控、主评论以及类似相声“捧哏”。它想要以轻松的方式来回顾比赛,使观众都冷静下来。吴尧总是能轻描淡写地对局势进行犀利的分析,敢说又会说。Tale认为吴尧适合主评论的位置。

2013年,18岁的吴尧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图源: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官博

在和记者谈及369与Knight9时,吴尧笑道:“他们现在也还年轻,路还长,还能再努力打。”而问到他自己做解说有什么目标,吴尧漫不经心地回答:“争取新人解说的奖吧。”

然而,只过一天,他就得知自己通过选拔。

一共有13支队伍参赛,采用双循环赛制,意味着所有战队都将与对手进行两次对决。吴尧认真地看了季中冠军赛的每一场比赛,把每位参赛选手ID名的读法都记下来。他把陌生的名字念了几遍,又将视频倒回去重听。上解说台的前一天,他紧张得很晚才睡,总想起来再确认一下。

2017年,Kid已在LPL征战多年,拿过LPL春季赛亚军、全国电子竞技大赛冠军以及全球总决赛的八强。此时的吴尧还在甲级职业联赛中挣扎。

04

VG战队再次禁掉婕拉与玛尔扎哈,封锁吴尧的英雄选择。吴尧皱着眉头,说话的语速很快。他选下璐璐,管泽元分析道:“璐璐进场配合螳螂,但不好用,真的。”

镜头切到赛前英雄选用的画面,解说台的声音与背景音乐混杂在一起:

他从书店买回一本名叫《声音的魅力》的书,自序的标题写着“这本书能让你好听”。这是一本写给非从业者的声音工具书,讲述好声音怎么来、怎样发现自己声音的缺点以及如何发声。

也就这个赛季,DAN战队输给OMG后就是漫长的十一连败。升降级制度被取消后,打得再烂也不会降级,可观众们还是质疑这支队伍有没有资格留在LPL。

“SKT还有奥拉夫可以拿,你一个猪妹,我一个奥拉夫,我也不亏。”

在录制过程中,Tale会从工作人员偷偷笑了几次来判断节目的效果,他尤其看好这一期。当吴尧说出这句话后,直播弹幕果然满屏“哈哈哈”。

05

在LPL年度颁奖典礼上,吴尧接过最佳新晋解说的奖杯,而191天前,他还是一个没有机会登上这种舞台的职业选手。

吴尧第一次出现在解说台,是今年的季中冠军赛(MSI)小组赛的第四天。

他随即说道:“怎么我一说话就被打脸啊,好尴尬。”可是从别的地方完全感觉不出他的窘迫。看不到吴尧的表情,只听他的声音带着笑意。

01

他的改行似乎很顺利,问说困难时,他也会回答没有。

长毛说:“你这不是打脸,你这是输给SKT对沙皇的执着。”

他在这几十个人里看到同为职业选手的Fireloli和Mouse。一个是LPL的009号选手,一个拿过LPL夏季赛冠军并进入全球总决赛。与他们两位相比,吴尧真的并不出彩。

海南回来的第二天,吴尧要在下午三点再次赶去机场,他将前往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英雄联盟》全明星赛。一早起来他就带着这只赖在家门口不走的猫去医院做检查、打疫苗,从医院顺走几包猫粮,路上买了点猫砂,来不及准备其他,把猫留给女朋友照顾,匆忙收拾行李。

LSPL的DAN战队迎战LPL的VG战队。对手VG战队拥有Easyhoon和Bengi的“冠军中野”组合,他们来自韩国职业联赛(LCK)的SKT电子竞技俱乐部,曾经捧起过当时整个LPL赛区从未触及的召唤师奖杯。

这一年的4月21日是LPL升降级赛的最后一天,也是一次冲击LPL的机会。

“在这里我要感谢长毛老师,感谢记得,感谢我的公司视拳,还有感谢我女朋友,她在背后一直默默支持我。”说到这里,他突然猛地眨了几下眼睛,抿住嘴唇,目光低垂。

滔搏俱乐部提前一个星期把消息告诉他,除了官方提供的大是大非的注意事项,剩下的功课都要他自己去做。吴尧只有本赛区打比赛的经验,对其他赛区的队伍都不了解。

面试官问:“你做解说有什么优势?”

“我觉得第一条水龙谁拿到谁就赢了,七八分钟以前哪边把这条水龙拿了就大概率能获胜。”

善意的消解和恶意的攻击,我们很难从一两个字符里去定性,吴尧见识到了玩家社区的偏见有多可怕。然而,他被追着骂的日子才刚开始,很多时候,说心里话可能比口误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吴尧是河南郑州人,在当地有一家全国知名的电子竞技俱乐部名叫汉宫Clan。提起这家俱乐部,可能会联想到Kid,这位IG电子竞技俱乐部的前AD选手曾在这家俱乐部打中单位置。

新赛季的滔搏俱乐部签了两名辅助,除了吴尧,还有小他四岁的Ben选手。虽然吴尧在努力地保持状态,排位的分数也可以,但Ben被确认为首发选手后,队伍的成绩比较好,吴尧几乎没有机会上场。

在这条大龙的增益下,DAN战队向前推进,破掉VG战队的两路高地塔。解说管泽元已经在说:“从来没有一支来自甲级职业联赛的队伍接近LPL的舞台,真的,从来没有,之前最好的成绩是打满五局而已。”

吴尧和身边同样提名的解说瞳夕握了握手,走向舞台中央。他身上的西装看着有点逛荡,抬手推了推眼镜,接过奖杯。他和颁奖嘉宾点头时,还是能看出一瞬间的无措。米勒示意他应该讲点什么,他才朝立式话筒靠近了一步。

吴尧说完,SKT的第三选果然拿下奥拉夫,弹幕刷过“牛逼”的称赞,也夹杂着一些恶言。

长毛道:“Faker选了沙皇怎么办?”

吴尧还拉上另一位队友Knight9来直播复盘。在直播间与在解说台上,吴尧有着明显的不同,他说得很随性,即使是在指错也少了攻击性,让人不由相信周围人对他“温顺”的描述。

吴尧似乎不喜欢退役这种说法:“我不能算退役吧,退役是说那种特别有名的选手,我这就是结业吧。”

“那应该不会吧,毕竟打野都选了蔚了,讲道理,这把Faker应该——哇——”吴尧还没有讲完,沙皇就被选下来了,长毛和Rita的笑声传来。

许多观众在夸他适合解说工作,让吴尧对改行有了信心。如果没有这个好的开始,可能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做这些,我就回家到学校旁边开个小卖部,很普通的那种小卖部。”

“以前我还是一名选手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机会来到这种地方参加颁奖典礼。”他笑了起来,又重复了一句,“今天能拿到这个奖我还是很开心的。”

两人在排位中认识,369对吴尧的第一次印象是“这人被坑了心态还挺好的”。在他们成为队友后,每当369受挫伤心,吴尧总能敏感地察觉到,过来安慰他。

固定机位正对解说台,中间坐的是解说长毛,早在七年前他就已经是官方解说了。左边的解说Rita也有三年工作经验。作为嘉宾的吴尧坐在右边,两位资深解说开口时,他都会转头看向他们,他自己说话时也是如此。一手搭在桌上,侧着身子,只留给镜头半边的脸。

“解说都比较中立吧,自己会有支持的队伍,但是在解说的时候有倾向还是比较少。”吴尧道,“我觉得是他们支持的队伍输了,粉丝需要一个宣泄的地方,我说得不合他们的心意。”

他发了一条微博回应那些粉丝:“昨天解说称呼用得有点不严谨,没有什么恶意,以后会注意的。粉丝们也没必要追着骂了。”

《季后饭堂》还在筹备阶段,导演Tale就注意到吴尧。

吴尧的双手插在裤兜里,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一身黑色的西装在他的肘部堆着褶皱,显得有点松垮。椅子对吴尧来说有点高,他的脚很难踩实地面。他的两侧分别是经验丰富的记得和管泽元。

“但我觉得可以原谅,真的,玩归玩,闹归闹。”他说着,不禁双手放下来,“毕竟跟第一AD对线,压力是有的。”

图源:英雄联盟官方

图源: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官博

TGA(如今的腾讯电竞运动会)的比赛时间与高考冲突,吴尧选择放弃高考留在上海。可结果并不完美,前两名才有英雄联盟甲级职业联赛(LSPL)的资格,他只拿了第三名。

“声音这种事情,我也没办法啊。”他讲得很轻松,像是不放在心上:“总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我只能尽量让不喜欢的人不讨厌我。”

当解说米勒打开信封,与合作伙伴的代表念出“Cat”的时候,不同于以往在节目里的固定机位,一台游机开始跟在吴尧身边。

在LCK夏季赛SKT与KZ的赛前英雄选用环节,KZ一选猪妹打野。

另一位解说道:“它已经半手摸上去了。”

吴尧曾经养过一只猫。当时有人在网上发布领养消息,恰好同城的他愿意接手。那是一只长得很丑、脾气也很凶的流浪猫,野性难驯,根本不让摸。吴尧被狠狠地挠过,不得不去打狂犬疫苗。那只猫放养在小区里,吴尧只能按时给点猫粮,他还是为那只猫起名叫做“太极”。

吴尧擅长自黑解围,就如他的外号“猫皇”,原本是指游戏操作糟糕,但他坦然接受。他经常把观众想说的话先说出来,意思相同,语言却没那么激烈,跟吴亦凡《大碗宽面》的道理一样。

在SKT与Gen.G的比赛上,吴尧把SKT的中单选手Faker叫做“飞皇”。在玩家社区里,大家说“什么皇”大多是有攻击性的反讽。选手Faker获得过三次全球总决赛冠军,被认为是《英雄联盟》项目的第一人,在这场比赛的操作同样可圈可点。吴尧的失言惹怒SKT的粉丝,很快吴尧的微博评论区就被攻占了。

他有充满争议的部分,而这也是他独树一帜的特点。

由于签证问题,吴尧还是没能去欧洲。S9全球总决赛期间,跟季中冠军赛一样,没有参赛资格的队伍自然放假。吴尧会和滔搏俱乐部的队友们直播复盘。

吴尧谈起当时,“我很尊重Faker,我刚开始解说没多久,比较随意。”

07

那场选拔的时间在下午,吴尧早早地出门,他也庆幸自己的提前,因为差点没找到地方。他到现场时,已经有十几个人了。

在一场训练赛输掉后,吴尧说话又急又冲。队内的中单选手Ggoong是韩国人,一时没能理解,以为吴尧在指责他游走下路的那波操作,直接被气哭了。吴尧也不明白自己说错什么,最后还是由韩语翻译来解释,才发现这是一个误会。

穿着休闲的运动服过来的吴尧必须换上西装,接着还要化妆。他只有短暂的准备时间,与这些步骤同时进行,这极为考验一个人的语言组织能力与知识储备。平时他会从网上收集观众喜闻乐见的梗,琢磨哪些能用上。可走进录播室,导演Tale说:“百分三十靠前期准备,百分七十靠临场发挥。”

这次吴尧请他一起来做直播,他的回复是:“有求必应,兄弟来了。”

每次训练赛结束,大家就会围在电视前复盘。吴尧是队内做指挥的那个人,不管是在比赛的沟通里,还是在复盘的分析中,他总是会站出来说话。教练和经理经常笑道:“你退役后干脆去做解说。”

“他们离LPL越来越近了。”

吴尧特地买了赶海专用的手套和鞋,想到海边抓螃蟹。还是选手的时候,随意出行的机会不多,但他仍趁假期跑去巴厘岛。他喜欢旅游,尤其是去海边。

从2019年5月13日吴尧以嘉宾解说的身份坐上解说台,到5月23日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宣布Cat选手退役,间隔不过短短十天。

远古巨龙坑外,VG战队发起誓死一搏的反扑。吴尧的璐璐最先阵亡,但他的队友顺势换掉对方关键的中下路三人。关键时刻的每一次抉择都会影响最后的结局。他们没有打远古巨龙,而是直奔对方高地,想要直接结束比赛。

在滔搏俱乐部时,他们有一档视频节目叫《滔滔不绝》,所有队员互称“什么皇”。中单Knight9是K皇,辅助Qiuqiu是球皇,上单369是3皇,打野Xx是叉皇,替补打野是安皇,而他自己是猫皇。

吴尧花了三年才进入英雄联盟甲级职业联赛(LSPL),但去掉“甲级”两个字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才是每个职业选手梦寐以求的舞台。他只是说:“那是我实力挺强的一段时间,没有好的结果挺遗憾的,感觉有点浪费了。”

观众与朋友终究不同,吴尧还是需要在日常状态与解说工作之间找到平衡。

在他看来,三十分钟以后IG阵容不好打BLG。哪怕有一万的经济领先,比赛也有可能翻盘,《英雄联盟》项目里不是没有这样的前车之鉴。随着IG拿下大龙后被团灭,经济差只有三千,最后BLG果真以2:1的比分战胜IG。一些失去理智的IG粉丝指责他偏袒BLG,甚至进行人身攻击。

“最主要的是SKT对资源的掌控是比闪电狼做得好的,那条水龙拿到后就很舒服。”比赛正在进行,不同于前几期嘉宾的寡言少语,吴尧表现得很主动,“前期可以看到,闪电狼的对线就是一些小的劣势。我觉得如果是闪电狼先拿到这条水龙,那可能就是闪电狼三条路推SKT的线”

他把猫抱出去,随后去吃夜宵,回来之后那只猫还在门口。他把门关上,猫就在外面挠门。他到微博上问:“到家一进门有个猫跑进来了,扔出去也不走,赖家门口了咋整?”

吴尧双手抱臂,面不改色地接话:“我也可以勾不到人,我也可以飞不到人,我也可以W空、R空。”

06

说完之后,他好像也意识到那个解说台上的“猫皇”回来了,脸微微一偏,嘴角上扬。

“第一次来领奖有点紧张,那个——”左手托着奖杯底座,右手像是不知道放哪里合适,他扶着奖杯,一会儿上移,一会儿下挪,“虽然有想到自己会拿到这个奖,但是能拿到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

对于前者,吴尧很感谢长毛和记得的帮助,自认为还算顺利。而后者,正是他有充满争议的部分。长毛和记得都是很扎实、很正统的风格,他却不是。

吴尧不是第一次被粉丝围攻,早在两年前,他与队伍刚升入LPL,他就因为在粉丝群中有不当发言被俱乐部处罚。当时他说了“4396点”,这是对EDG打野选手Clearlove有嘲讽意味的梗。

02

图源: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官博

编者按:2019年已经成为过去,在这一年里我们选了五位从不同角度给整个领域带来变化的人物,当展开他们的故事,希望可以看到一些不同一般的地方。被戏称为“猫皇”的吴尧,再次“升盲”杀入战场的李晓东,年底一鸣惊人的李晓萌(Liooon),以及正在创作的孙立伟(xiaOT)和李幽子(糖小幽)都会在这个月里和大家分享。这五个人都是去年一些重要变局的起点或者关键人物,他们的故事值得被记录,流传。

“职业选手的游戏理解就是特别到位。”

在吴尧的手机中,打开语音备忘录,里头藏着许多录音,点击播放,那是他自己的声音。一个人在家时,他会偷偷录下自己的声音,耳朵凑近听筒,仔细去听。他把同样的话再念一遍,试图去分辨其中的差别。

队友369来到吴尧的直播间,瞄了一眼订阅人数,惊讶地说:“两百五十万粉丝,你也太猛了。”

《英雄联盟》LPL全明星周末暨2019年度颁奖典礼在海南举办,吴尧(ID:Cat,外号“猫皇”)提前两天就到当地,发了一条微博说:“我到了,兄弟们,问题来了。海口哪能赶海,来点小机灵鬼回答一下。”

当时他的搭档是记得,这位资深解说马上反应过来,想帮吴尧打圆场,但节奏已经起来了。不管是弹幕上,还是微博、论坛,大家都在讨论他的话。OMG的粉丝爆破他的微博,从他不得意的职业生涯数落起,嘲讽他做职业选手时连首发的机会都没有。当然,也有人会喜欢上吴尧的风格,因为吴尧说出他们一直憋在心里的话。

那场比赛进行到十多分钟时,IG对比BLG的人头数是9:0并且经济领先三千多,他却说:“这把不会被BLG翻了吧,这一幕我在LCK看到过。”

2018年,吴尧已经23岁,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这个年龄有点大了,比他年纪小的葛炎早就宣布退役。他也承认自己状态没有那么好了,操作起来没有那么自信了。

季中冠军赛是各个赛区春季赛的冠军队伍才能参加的比赛,没有资格参赛的队伍都处于休赛期。节目组邀请没有比赛的职业选手参与季中冠军赛的解说,吴尧正好获得这个机会。

吴尧想把这只猫叫“瑞兹”,源自《英雄联盟》游戏里的流浪法师瑞兹。他说:“它也是流浪过来的,感觉挺有缘分的。”

展开全文

“主堡很快就要被破掉,DAN是史上第一支进入LPL的甲级联赛战队,恭喜他们!”

“那天,在上海正大广场——”吴尧已经回忆不起来场面如何,只记得:“很激动,就像做梦一样。”

录制开始:

一到年底就是各个赛区的转会期,DAN战队改名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TES),吴尧和队伍续约了,当时他以为自己还能再坚持一年。

一波团战后,队友去打大龙,这时吴尧又成胜负手。他操纵的的璐璐只剩残血,站在龙坑边缘灵巧地走位,驱赶血线远比自己健康的冠军打野Bengi。大龙的血量下降到一个危险的数值,只要Bengi的古拉加斯下去交一个惩戒技能就能抢走。吴尧抓住时机利用璐璐的独特技能将古拉加斯短暂地变形,让队友成功拿下大龙。

图源:微博解说Cat

VG战队扳回一局,把比赛拖入第四场,管泽元说:“VG节奏紧凑,打出了他们在顶级联赛的风采。”

除了本赛区的比赛,吴尧也会解说韩国英雄联盟冠军联赛(LCK)。像之前一样,他还是需要自己做功课。他经常在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专注地复盘比赛或者查找资料,完全无视身边的动静,有时会让女朋友感觉恼火。

下路一波对拼,VG的AD选手残血逃跑被吴尧操纵的婕拉击杀,他拿到了本场比赛的一血。吴尧操作的辅助英雄在视野和控制上给到队伍极大的帮助,他们率先拿下两分。

不久,BLG与IG的比赛后,吴尧的微博又一次被粉丝爆破。

女朋友经常劝他说话委婉一点,他还是有一说一。

没想到记者采访只过一个月,这个目标就在海南实现了。拿了最佳新人解说奖的吴尧从海南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由于行程紧凑,他的赶海装备没有派上用场。他打开家门后,有只流浪猫趁他不注意窜进屋里。

图源: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官博

当画面切到赛场,解说之于观众,就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2019年6月5日,吴尧以LPL官方解说的身份坐上解说台。

镜头里:

起初吴尧是打AD位置,由于队伍需要,转为辅助位置。他说不在意位置的转换,觉得自己都能胜任。然而,他从八九点钟起床到半夜,除了吃饭就是训练,为了适应位置的转变,那是他最拼命的时候。

吴尧备着一个笔记本,把资料都记在上面,可他发现,坐在解说台上他就根本没有机会翻找。笔记本的作用只是加深印象,重要的是记在脑子里,随机应变,他就不再动用那个笔记本了。

后来吴尧辗转几个战队,训练基地的小区里有许多流浪猫出没,他就会在训练间歇拎着猫粮去喂它们。虽然他嫌弃那些流浪猫喂不熟,但他的淘宝购物车里还是堆满各款猫粮。一开始他会挑好的贵的买,可发现自己承担不起,只好找找优惠的猫粮。他的想法很简单,买不了好的,那就以量取胜,多给它们喂一点。

吴尧把水杯放回原位,甩了甩头。VG战队在赛前的英雄选用环节里,禁掉了吴尧表现出色的婕拉与玛尔扎哈,这样一来他就陷入被动局面。教练的声音从头戴式耳机里传来,他对着屏幕眨了好几下眼睛,面无表情,手搁在鼠标上,一动不动。早就选下的诺提勒斯调去辅助位置,由吴尧使用,重新选定上单英雄。不管怎么调换,整个开局都不太乐观。

“我话还没说完,他们立马就锁了。”在第一次预测失败后,仍无法阻止他对整个局势下判断,并没有用解说常用的套路,强队选出一些非常规的套路一定是有自己的理解之类的话说,吴尧坚持说,“本来SKT的阵容选出来,我觉得是非常好的。四五手还没选前,我觉得前三手非常好。沙皇和蔚选出来就感觉很奇怪,感觉格格不入。”

他与解说车潇搭档,解说内容是季中冠军赛的比赛片段。为了那次嘉宾解说,他仔细看过季中冠军赛的所有比赛,自然包括这场IG对阵TL的小组赛。离开选拔现场,吴尧的心里还是没有底。

现场大屏里的提名词描述出大多观众眼中的吴尧,“他专业且不失冷幽默的语言表达,还有他有一说一、直指核心的的诚恳态度。”

吴尧从解说台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机,打开微博界面,翻看观众的评论。

人走在未卜的路上,总会遇见不在意的东西和不在意的东西。有些东西不放心上就不会被伤到,有些东西放在心上就会迫使自己变得更好,主要是吴尧如何去摆放它们。

“外界给的压力也很大,给自己的压力很大。”吴尧说,“当然这些都是借口,说白了就是打的没以前好了。”

《季后饭堂》仿佛就是吴尧日常状态与解说工作之间的平衡点。

吴尧的公司视拳与《季后饭堂》的录制现场只有一墙之隔。一般他会独自穿过打通的连廊,走到录制现场。首先的步骤是对台本,这一期的内容是夏季赛季后赛RNG与吴尧老东家TES的比赛。导演Tale向来本着开放的态度,上面只有主题,没有台词,“不要教职业选手打比赛,也不要去教评论员如何说话。”

从职业选手到解说,后者似乎更顺利一点。可若没有职业赛场的挣扎,吴尧也许没有办法拥有现在独树一帜的风格,没有办法清醒地分析局势又能谈笑调侃。

03

“你们没有跟Uzi对过线,我确实对过。跟Uzi对线,我的手都没有反馈了。”他揪着西装袖口遮盖冒出来的白色衬衫,伸出右手比划又收回,保持抱臂的姿势,“我在季后赛遇过RNG,当时比今天还要惨。”

LGD以2:0的碾压之势赢下OMG,吴尧说OMG应该换下Icon而不是打野。他转述了英文流解说的观点,这两个赛季OMG已经换了很多个打野,真正应该换下的是Icon,应该让Icon和Guoguo轮换,虽然Icon经常有一些很秀的操作,但是他的打法比较个人,他应该更团队一些。

08

DAN战队选在一家江上的餐厅庆祝升降级赛的胜利。吴尧拍了一张江景发给异地的女朋友,然后在QQ空间里发了条说说,简单三个字母“LPL”,配图是一只猫,但它水面的倒映却是一只老虎。

这档节目希望把看完比赛就跑到微博和论坛上狂刷评论的观众留在直播间里,一是保存比赛热度,二是缓和观众情绪。每场比赛结束,无论输赢,总有粉丝在气头上或兴头上,当人被情绪裹挟就会做出许多过激行为,不利整个赛区的氛围。

他逐渐把握这种平衡,有一说一,虽然有人觉得阴阳怪气,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上他。“猫皇”这个称呼也亲切了起来。

记得问说:“如果TES拿到第三张全球总决赛门票,你跟TES还是跟解说团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