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盲道打开新“视”界

除了推拿按摩,视力障碍人群还能做什么工作?答案越来越多样:盲文校对、教师甚至程序员。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视障人士可以通过读屏软件使用电脑和手机,进而了解更...


  除了推拿按摩,视力障碍人群还能做什么工作?答案越来越多样:盲文校对、教师甚至程序员。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视障人士可以通过读屏软件使用电脑和手机,进而了解更多知识、掌握更多技能、丰富娱乐生活、提高生活质量。互联网怎样改变了视障人士的生活?视障人士用网还会遇到哪些问题?

  “盲人不是只能做按摩、做音乐”

  见到王黎黎时,她正在给《科学究竟是什么》做校对。王黎黎是先天全盲,她触摸着盲文点显器,通过“阅读”电脑屏幕上盲文工作。在图书馆做盲文编译这几年,她每年要校对这样的书稿70多本。

  《 人民日报 》( 2019年12月24日 07 版)

  做读屏软件,就是在网上修“盲道”。张帅帅说,“我很喜欢这个工作,没有计算机,我就不会有今天的变化。”10多年前,张帅帅不知道什么是电脑,也没听过读屏软件。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帅帅了解到读屏软件,慢慢摸索,他学会了用浏览器上网、发邮件,更了解到软件原来是“编”出来的。

  张帅帅大学毕业前,家人已经在山西运城老家盘好了一个店面,准备让他开店做按摩。那时,身边人好心对他说,这是最适合你的职业。如今,张帅帅正在准备“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水平)”考试。他说,自己的编程是自学的,没有证书,要是能通过考试,就能获得社会更多的认可。

  “信息无障碍对视障者群体尤为迫切”

  张帅帅爱上了编程。从网上,他下载了很多介绍计算机知识的图书,自学编程。在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他的专业是针灸按摩,但大多数时间他都泡在网上学习、查资料、逛论坛,一遍一遍听教程,写代码,调试软件。

  在中国盲文图书馆,张帅帅的工作是开发、维护一款电脑读屏软件。张帅帅写代码时,电脑屏幕是关着的,他戴着耳机,倾听一行行代码的“声音”。多数时候,他双手搭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字符。有时,也会动动鼠标,调整光标位置,因为这处代码可能需要修改了。

  “没有计算机,我就不会有今天的变化”

  读屏软件是盲人上网的辅助工具,它能把页面上的信息读出来:屏幕上是什么文字、哪一个窗口正在打开、什么程序在运行……

  2016年发布的首份《中国互联网视障用户基本情况报告》显示,我国有1300万视障者。视障者除盲人外,还包括色盲、色弱等人群。

  张帅帅觉得过去半年太忙了。写代码、准备考试、琢磨3D打印机,甚至还在筹划出趟远门,谈起手头的事,他滔滔不绝。

  核心阅读

  王黎黎非常感激高中盲校的数学老师,他是自己的互联网启蒙老师。她清晰地记得,老师把他们带到机房,耐心地告诉他们这是电脑,怎么开机、怎么上网、怎么发邮件。而今,她和正常人用电脑几乎没什么两样。从五六层的文件夹中,找出一篇校对的书稿,她的速度比普通人还快呢。“这就像你用自己的包,熟悉它了,不用看,就能轻松拿出放在里面的钥匙。”王黎黎说。

  在家里,王黎黎也闲不下来。水费、电费,她在支付宝上交;看了什么书,她会到盲友群分享;她会告诉父母,现在网上流行什么电视剧。“妈妈上年纪了,走路久了比较累,我听说有款健步鞋不错,就在网上买了一双送给她,妈妈很高兴。”王黎黎说,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多年,现在长大了,要尽量照顾他们。

  “我们其实和大家一样。”张帅帅说,“盲人不是只能做按摩、做音乐,还能写软件,我们能做很多事。”他渴望,未来有机会与各大软件公司的程序员交流、切磋,做好产品,帮助更多盲人。

  中国盲文出版社信息无障碍中心主任何川告诉记者,当前,我国盲人群体使用电脑、智能手机等手段获取信息的人正越来越多,但总体占比还较低。

  “大部分视障者渴望的,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立,是能够自主地实现自己的需求,而不会因为谁不在,想做的事做不了。信息化发展让我们实现了许多以前不敢想的事。”张帅帅说。

  何川认为,盲人用电脑、用手机的人数占比还不高,除了盲人受教育水平因素外,还与信息无障碍做得不够有关系。“在信息时代,信息无障碍对视障者群体尤为迫切。”李庆忠说,希望全社会更加重视信息无障碍,让信息化红利惠及每个人。

  如今,互联网为张帅帅打开了全新的世界。他说,以前去商场买东西,很难找到自己要的,现在网购很方便,下了单就送到家,绝大部分东西都在网上买了;以前生活环境封闭,活动范围有限,如今用地图软件导航,加上路人热心指点,能去好多地方。

  中国盲协主席李庆忠告诉记者,网络的普及,给盲人平等享受现代文明、现代生活带来了机遇。“做一本盲文图书很难,提供的知识也有限。如果能上网,就能听到海量的图书资源,学到很多知识。”李庆忠说。作为一名视障人士,加之长期与盲人群体接触,李庆忠很清楚盲人的需求:“他们虽然看不见,职业各不相同,但都喜欢科技。他们希望和正常人使用一样的东西,获得一样的体验。”

  “一旦盲人学会了用电脑、用手机,一般就离不开它,有和没有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体验。”何川说。

  信息化发展,为张帅帅解锁了更多新奇体验。去年12月,张帅帅买了一台简易的3D打印机。在朋友帮助下,如今他已经能自如地操作它。他说,有时听电影或动画片,很想知道里面主角长啥样。“有了3D打印,就能到网上下载模型,打出来摸一摸,学习生活有乐趣多了。”

  学习编程以来,张帅帅已经写了数万行的代码,攻克了非标准屏幕取词、Win10系统输入法朗读等多个技术难题,曾经还编写了一个便于盲人聊天的工具“消息助手”,深受盲友的好评。把“消息助手”上传到论坛时,张帅帅收到很多感谢邮件,当时他正在上高中。他的母亲知道后很惊讶,儿子还能帮到这么多人。

  5岁时,一次意外烧伤,张帅帅双目失明。一度以为只能从事盲人按摩的他,没想到日后会成为软件工程师。张帅帅看不到色彩,可如今,他的生活充满色彩。这种转变,从他接触互联网的那一刻开始。

相关文章